Jessie

肌肉鲜花饼:

神射手@许愿树0425 感

谢天使@RORO_deanlicker 

安文逸@Hiko-o 

小手冰凉cn哈路路@哈路鱼

就算再烂,我也是兴欣的治疗!

明年1.03之前带着十字架再去拍一次张安√

蘑古鸟:

因为洛奇同学让画小夜于是今天就摸这个吧~

不过麻烦的衣服还是……乱来了2333

洛奇同学说摸小夜来江雪,可是我家江雪大大已经到了╮(╯▽╰)╭(才不是显摆呢~哼~)

祝洛奇家的快点来~


Zerouscn:

华胥引

君拂:暖翼

摄影:Zerouscn

狭 间 蓝・*✩:

Blood plus · ZOO(1882) Part III

saya:@Sakina❀ http://sakina.coslife.net/

diva:@Nae

photo thx:franseca | thx: juice @ 2012/08/18

BGM推荐Somewhere http://www.xiami.com/song/2137826

超级超级喜欢这部!!

希望有机会还能继续刷。让这部作品见证我的进步呀TUT

也是因为这组片子认识了飒姐//////缘分真是非常奇妙的东西,从此B+对我又有了更多的意义

每次传这组图都各种幸运E我就不信这个邪恶……


DUANG DUANG漫画:

熊顿漫画~~ 想知道 她们是怎么变成熟女的吗?来吧:标签:《熟女养成日记》。看完记得点赞。

[利艾]Good Time(FIO生日快乐!(づ ̄3 ̄)づ╭❤~)

Syou.:

※背景为现代架空,轻松日常向


※利威尔、艾伦高中同级生设定


  不过利威尔是多读了一年的前辈☆


※生活小片段形式,所以整体不会多么连贯★


※击剑啥的是我百度的有BUG请小心!


  手癌没治又不够细心错别字也请小心!


 


FIO生日快乐!


  论两个社交恐惧患者能搞到一起真是不容易啊【抹泪


  虽然题材想的很是清新但是写起来我就又失败了【。


  请主要看到我的心意【❤】和后面犯病的利威尔【×


  愿我们回忆起现在,都能觉得是最好的时光


 


 


01.


 


下午三点半以后,是学校的社团活动时间。


击剑社全体社员无一缺席,包括今年已经毕业的老社员也全部到场,一同聚集在练习馆内安静观看正在进行的一场久违交锋。


艾伦的攻击迅猛,每一剑都出招凌厉,快准狠的特点经常让其他社员表示头疼。说起代理社长的攻击套路,就好像席卷而来的暴风雨一般,完全抵挡不住的势头让他们只能甘心被摧残。


然而,就是这样作为击剑社王牌的艾伦,在现在的对手面前却显得没那么厉害了。


身材不算高大的男人仅仅是持剑的样子就很有压迫感,平稳的攻击路数没有太强的个人风格,因为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做的太过优秀,均衡的让人找不到厚此薄彼的地方。


好像这个人就应该是如此强大,没有谁可以凌驾于他之上。


这样的想法不知道第多少次冲入脑海,艾伦犯了严重的失误,眨眼的走神功夫,对方的剑尖已经迎面指了过来。


后退。


前进。


后跳。


攻击。


至今都不算熟练的防守显得有些笨拙,艾伦被逼的连续后退数步。对方看准了他有些慌乱的步伐,趁势追击,又是一个有效击中。


担任裁判的前辈示意对手又得了一分,两人站好,准备重新进攻。


艾伦举剑,护面下的绿色眼睛闪过执拗的神色,眉头不自觉地皱在一起。头发已经湿了一半,他调整呼吸,让自己的节奏归复正常状态。


下一刻,艾伦用自己一贯的进攻方式展开攻击。


鲜少使用复杂进攻方式的艾伦习惯将简单的攻击动作投入更接近临界值的力量,给人一种猛烈的气势使对方招架不住。重叠往复的方式虽然有些单调,但是却很直白有效。


然而对手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攻击方式,应付起来也是游刃有余。每一次防守都轻而易举地化解他的攻击不说,趁势反击也是强项。


对方的剑压住自己的剑身滑动还击,漂亮的压剑还击,彼此的剑相触那种摩擦感即使隔着密实的衣服都让艾伦觉得一阵颤抖直达心底。


顺势而来的一系列复杂攻击让艾伦节节败退,转眼进攻的路线已经被尽数封住,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处于被动的一方。


无视比赛制度,艾伦有点分神地再次注意起对方行云流水的攻击方式。出手速度快不说,每一个动作都极具力量和美感,说是竞赛手段,倒不如说是一场值得欣赏的表演。


到最后一击的时候,对方都没有手下留情,毫不犹豫地击中艾伦身体,结束了这场比赛。


“停——”裁判叫停,双方站立原地不动,用剑指向裁判行礼。


片刻后,公布了结果,“获胜方——利威尔。比赛结束——”


随着裁判的朗声宣布,这场迎接因受伤而休学一年、于今日回归的击剑社社长利威尔的友好比赛,用利威尔蝉联的“最强不败”画上了句点。


两位选手都摘下了护面,夹在腋下看向对方。


艾伦的头发几乎湿透了,发色更深,棕色的发丝贴在脸上。他稍微粗喘着,额头脸上覆着一层晶莹的汗珠。


摘下护面的利威尔显得要比他从容的多,一双深色眼眸盯着艾伦,表情看起来挺是愉悦,还拨了拨额前走形的刘海。


艾伦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向前几步,非持剑的那只手伸了出去,和利威尔的握在一起。


“欢迎回来,利威尔。”


“我不在的这一年,你进步的还不错。”


利威尔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松开手之后,趁艾伦不备又抬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艾伦捂着出了红印子的脑门,睁大了眼睛不解地看向利威尔。


利威尔已经背对着他,在热烈目光的注视下,微微回过头郑重地提醒。


“还有,叫我‘前辈’。”


 


 


02.


 


艾伦曾经觉得利威尔是个怪人。


明明只比自己大一岁,但是各种意义上都像自己父辈的人。


比如穿衣风格上世纪,不能说品味不好,可是看起来有点古老。比如对电器很不得心应手,因为这样他们这一年联系的次数只有寥寥几次。比如执拗地把“我没有女朋友”说成“我没有想要结婚的对象”,说以后有了另一半会称为“爱人”。


再就是,一而再再而三不放弃地强调长幼有序,总是希望自己叫他一声“前辈”。


“利威尔,你今天去食堂吃还是出去吃?”


还差一节课到午休的课间,艾伦就从自己班里摸到了利威尔的班级。就像以前往高年级教室跑一样的自然,倒着坐在利威尔前面的位置,和他面对面。


利威尔把下节课的书拿出来,顺手要弹艾伦的脑门,被少年向后一躲。刚想追击却发现手不够长,只能作罢。


“中午打算随便买点吃,有很多资料要看。”利威尔不着痕迹地向前靠了靠,和艾伦距离更近,“今年的新社员很多,我要尽快记住他们的脸。还有,叫我‘前辈’。”


“不愧是利威尔,那中午我们一起吃吧。我想吃烤面包额,利威尔想吃什么?”


“都可以。叫我‘前辈’。”


放在桌下的手蓄势待发,利威尔盯准了艾伦的眉心。


“现在我们都是同级生了啊,而且我叫‘利威尔’也习惯了。”艾伦耸着肩膀笑弯了眼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下头手也往下摸去,“对了利威尔,我今天……”


利威尔看准了这个时机,手猛地袭向艾伦。


“买了一盆新的仙人球,准备放在休息室!”


艾伦捧到面前的仙人球浑身绒绒的毛刺,胖滚滚的头顶还开着浅黄色的小花。


利威尔黑着脸嘴唇动了动,手扎在上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艾伦:“……利威尔?”


“我没事。”利威尔故作镇定地收回手,手掌上几乎看不清的刺让他的呼吸都不太平稳。


“利威尔。”艾伦很认真地皱起眉头,把凶手仙人球放在一边,拉过他的手,“如果你想摸可以跟我说啊,直接摸上去多疼。”


利威尔:“……”


“这种刺要怎么剔出来?”艾伦捧着利威尔的手掌仔细观察,正对利威尔垂下头的角度,能看到他柔软的刘海将将遮住睫毛,挺翘的鼻梁也好,看起来柔软度不错的嘴唇也好,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利威尔有了一瞬间的恍惚,觉得自己不在的这一年里艾伦似乎真的成长了不少。


尤其是现在这种细腻还有点温柔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什么热度从手掌一直传到心口。


比起初见面时有点莽撞的执着,有些缺乏头脑的坚持,现在的艾伦真的是长大了。


从他击剑的方式就能看出来,虽然以进攻为主欠缺防守,但是迅猛凌厉的攻击先声夺人,也不失大将之风。


利威尔的眼睛垂了垂,他的脑海中闪过数张画面。有朝一日在更高更宽的舞台上,他说不定可以和艾伦并肩作战。


“这些刺比想的还要细……这样的话——”艾伦拧着眉毛眯着一只眼仔细观察,最后作出了一个壮烈的决定,“全部扎到我手上好了!”


听到这样的豪言壮语,利威尔愣了一下。


“艾伦,等……”


在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是出其不意。


艾伦的手心狠狠地和利威尔相对,不过那些毛茸茸的细刺并没有依照单纯的少年所想刺到自己手里,而是更深地陷进了利威尔的皮肤。


利威尔:“……”


艾伦:“……”


利威尔的肩膀小幅度地颤抖起来,他沉了一口气,抓起旁边的仙人球,目光凌厉。


“艾伦。”


“……在。”


“叫我‘前辈’。”


“……”


午休前的最后一节课,艾伦顶着一脑门的细刺抿着嘴回了教室,怀里抱着那盆头顶黄色小花已经烂了一半的仙人球。


 


 


03.


 


“利威尔你要进专业队吗?”


“啊。”


社团活动的时候,艾伦和利威尔到的比较早。两个人在休息室一边打扫一边聊起来,三言两语就扯到了志愿方向。


虽然知道利威尔肯定会进专业队,但是真的说到这个话题,让艾伦一瞬间觉得好像以后都不会和利威尔有联系了一样。


这么想着,艾伦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习惯性地皱起眉。


利威尔注意到少年的表情,过去拍了一把他的腰把沉思的艾伦拍醒,随即坐到他对面的长椅上,拍拍身边的位置。


艾伦很自然地坐过去,就像以前一样。


“仔细想想我们认识这么久好像都没聊过这个。”利威尔和艾伦靠的很近,彼此都有点热,“你以后的志愿是什么?”


艾伦并不像以前那样,不管什么都能很快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他认真地思考了很久,双手交握,拇指不断地互相摩擦。


“我……想继续考学。”


“……你不准备加入专业队?”


“哈哈,我可不像利威尔,已经收到了那么多专业队的邀请。”


艾伦耸起肩膀将身子放低,因为这个姿势,声音也显得有些遥远。


“我没利威尔那么厉害,厉害到无论攻击和防守都无可挑剔,好像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一样。而我,只是一个永远沉不下来凭着蛮力去干的小鬼。”


“妈妈希望我能在一个好城市念书,以后留在那里工作,我觉得……”


“艾伦。”利威尔打断了艾伦的话。


“嗯?”艾伦侧过头看利威尔,却发现对方微微抬头不知道盯着哪里。


过了片刻,利威尔才看向艾伦,和他四目相对,“你知道为什么我很厉害吗?”


艾伦老实地摇摇头。


“因为我懂得怎么样去‘控制’。”


“控……制?”


“啊,就是控制。”利威尔侧过身,一条腿抬到椅子上,膝盖顶着艾伦的屁股,两个人面对面互相看着,“因为我能够完全控制住我的力量,知道在哪里应该出力,在哪里应该出力,所以才会厉害。”


艾伦没太听明白,一脸“听着的确很厉害”的表情。


“换一种说法。”利威尔顿了顿,措辞应该怎么说能够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就像知识一样,你想要使用它,就一定要知道它、掌握它。也像是动物有本能,它们能够明确判断出什么对自己是危险的。”


“人也是这样。只有你完本地了解到自己的每一个地方,你才可以做到调动自己的……嗯,力量。”


“利威尔……”艾伦表情严肃地苦恼起来,“你这么说我更不懂了……”


利威尔:“……”


“总之,记住我接下来的话。”利威尔一把拽过艾伦的领子,两个人的呼吸靠的很近,还有下午一起喝过的红茶香味,“你有那个潜质,别放弃自己想要追求的。你妈妈的愿望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


“哦……哦。”


“知道就好。”利威尔松开他的领子,“关于志愿的事情你再好好考虑清楚,夏天的时候我们还有一场比赛,想要加入专业队的话那是最后的表现机会了。”


艾伦乖顺地点点头,把自己皱掉的领子辗平,他知道利威尔最受不了皱皱巴巴的衣服了。


忽然,脑袋上的灯泡一亮。


“等等!利威尔,刚才你是在关心我吗?!”


被艾伦吼得一惊,利威尔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别大呼小叫的……啊,我不是一直都很关心你吗?所以好好地给我叫‘前辈’。”


艾伦顶着红掉的脑门,睁大了眼睛目光炯炯地盯着利威尔不说话。


这种直接的目光让利威尔有点浑身不自在,“怎么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口的地方像是被什么裹住一样。不是疼!就是很温暖的那种感觉……像是被抱住了一样。而且,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


“我想,我是被利威尔感动到了。”艾伦很确定地说道,往利威尔的方向靠了靠,“我可以抱住你吗?我现在真的很想抱住你!”


利威尔强忍住自己的心声,艰难地说道:“滚开。”


“利威尔——”艾伦一个飞扑,就把利威尔扑倒在了长椅上。


“笨蛋!磕到头了——”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给我滚起来,你以为自己很轻吗?”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啧,好烦啊你个小鬼。”


嘴上这么说着,利威尔还是认命地躺平在咯得后背生疼的长椅上。艾伦伏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他顺手就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据说那一天,所有想去休息室换衣服的社团成员,全部在门外不敢吭一声。


 


 


04.


 


短期假的时候,艾伦没有回老家,于是寄宿在了利威尔家。


一个人住显得有点空的公寓在艾伦来了之后显得刚刚好,因为只住两三天也不用怎么收拾。两个人没有多说什么,很自然地分配好了每天家务活谁干,好像已经一起生活了很久一样。


凭着这个机会,艾伦更是摸清了利威尔的生活习惯和作息时间。


一日三餐从来不按时吃,每天必不可少的是晨练和晚上的健身。其余时间利威尔也活的像个老龄人,看看报纸,听听新闻,做做卫生。


最让艾伦不能理解的是他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自己有时候半夜起来上厕所都能看到利威尔还在看书。


夜里的时候,艾伦上完厕所清醒了不少。正直干燥的天气,他倒了杯水润润嗓子。一眼就看见利威尔房间的门缝里还有光,过去敲敲门。


“进来。”


“利威尔,你还没睡啊?”


不像艾伦睡觉随便套件衣服,利威尔会好好地换上睡衣。此刻也是,靠在床头灯前看着新买来的旅行杂记。


“啊,还不觉得困。”把书放到一旁,裹着被子往里蹭了蹭好让艾伦自然坐过来,“就明天一天假期了,还不好好睡一觉?”


“我也有点睡不着。”艾伦横着躺在利威尔床上隔着被子压住他的脚面,“我这次没回去,不知道妈妈会不会说我……”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回去?”


艾伦猛地坐起来,“利威尔你不知道……”


“叫我‘前辈’。”


“都不在学校了不用讲究那么多!”艾伦整个人爬到利威尔床上和他并肩靠着,一双光洁的脚丫脚趾头动来动去,很不满地向利威尔抱怨起来,“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啊,每次假期回去妈妈都会问我有没有谈恋爱,有没有喜欢的人。”


“……”


“谁会有时间做这种事情啊!而且利威尔都还没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会有。”


“……”


“利威尔你怎么不说话?”艾伦扶着膝盖认真地问道。


利威尔微微叹一口气,表情和平时所见到的的不太一样。好像要更加温和一点,也可能是因为床头的橙色灯光太过温暖。


他的声音不大,像是一首唱起的旋律,“我有。”


“有什么?”


“喜欢的人。”


“……”


“喂……你那副吃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利威尔你竟然有喜欢的人?!”


利威尔一拳打在艾伦脸上,“安静点,这么晚大喊大叫会被投诉的。”


艾伦捂着脸姿势怪异地侧靠在床上,自己愣了一会儿爬回到利威尔身边,这一次长了急性声音放低,“利威尔喜欢的是谁?是上次那个给你递情书的女生吗?还是之前比赛时候对方那个对你一直眨眼睛的女顾问!”


连珠炮一样的问法让利威尔头都大了,他弹了一下艾伦的脑门让他安静下来。


盯着艾伦充满了求知欲的绿色眼睛,利威尔缓了很久,似乎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开口道:“那家伙是男的。”


艾伦脸上划过晴天霹雳。


利威尔自始至终认真盯着他,生怕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说起来……”艾伦的表情似乎很不能接受,“之前利威尔拍着让的肩膀说他不错……”


“我对脸长的家伙没什么兴趣。”


“利威尔也觉得让脸长?我一直觉得他的脸很像马……不对!那你喜欢的是谁?”艾伦伸出手不知道怎么数了,如果是男人的话光是他们社员就有几十个可疑对象。


艾伦的在意点永远让利威尔哭笑不得,他一把捏住艾伦的脸让他抬头看自己,“艾伦,你面前的我可是喜欢男人,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艾伦眨眨眼,“有什么奇怪的?”


“……”


“是利威尔喜欢的人吧?”因为被捏着脸颊,艾伦的发音有些滑稽,不过语气还是很正经,“而且被利威尔喜欢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利威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缓缓松开艾伦的脸,“的确很厉害……各种意义上。”


揉了揉被捏酸的脸,艾伦不太明白利威尔拉长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好了,赶紧睡吧。”利威尔胡乱揉了揉他的脑袋,推得艾伦一晃一晃像个不倒翁,“我也准备睡了。”


被利威尔赶得出了房门,艾伦在走之前表情还有点不爽。


利威尔看着门被关上,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一个扣倒的相框取了出来。


“利威尔——”门复又打开。


利威尔吓了一跳,相框在手里翻腾两圈掉在被子上,被他一把按住。


“又怎么了——”这一次语气不善。


艾伦被吓了一跳,不过又是扬起笑脸,“明天早上一起出去吃吧,我想吃街角那家的甜甜圈,巧克力的!”


看见那个笑脸就没了脾气,利威尔点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晚安!”


“晚安。”


这次是真的确定走了,利威尔才捡起相框。


照片是艾伦高一刚加入击剑社时候的集体合影。利威尔站在他前面神态自若,艾伦则是有些紧张,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手指轻轻抚摸上去,摩挲的玻璃留下了花掉的痕迹,这才停手。


利威尔把头埋下去,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个变态。


 


 


05.


 


夏季的最后一场比赛,击剑社在全国范围内取得了极好的成绩。


金色的奖杯和集体照摆放在荣誉室,同时三年级社员正式引退。


去参加击剑社的庆祝聚会之前,利威尔去了荣誉室看着最新挂上的照片。


这一次,艾伦不是站在自己的身后,而是自己的身边。比起三年前刚参加时候还带着稚嫩表情的模样,现在的艾伦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当然,一定是他别开口说话的样子。


“利威尔,聚会快开始了,你还不来吗?”艾伦依旧是一套休闲服,走到利威尔身边看见墙上的照片感慨万分,“哈哈,说起来,我好像做到了?”


利威尔瞥了一眼他的侧脸,对他说的是什么了然于心,“啊,你做的很好。要不是我受伤耽误了一年,现在的社长是你。他们跟我说过,我不在的那一年,你做的很好。”


“可是想要作为职业选手,我还差得很远。”艾伦喃喃,忽然转头看利威尔,“对了,利威尔,这一次我也收到了专业队的邀请,我妈妈也说同意我去试一试!”


“啊,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我可是你的‘前辈’啊。”利威尔拍了一把艾伦的屁股。


艾伦想了想,的确,好像不管什么事都瞒不过利威尔。他忽然有点激动,绕着利威尔转了好几圈,最后一把拉住他的双手。


眼眸中的亮让利威尔想起初生的朝阳,是温暖的光。


“以后我们还能在一起!”


利威尔的瞳孔缩了缩,对艾伦的话感触很大。他轻笑,抽出手弹了艾伦的脑门。


“疼……”


“好了,聚会快要开始了,我们三年级生可是主力,赶紧跟上。”


艾伦应了一声,转头看墙上的照片,笑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聚会一直到夜里很晚都没有结束,艾伦不胜酒力,喝的晕晕乎乎,后面就一直举着酒杯子两眼放空。


利威尔弹了一下艾伦的脑门,拉着他到角落的位置,递过一杯柠檬水。


“谢谢,利威尔。”艾伦觉得自己舒服多了,刚才的恶心眩晕感浅了很多。


“不会喝酒就别逞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多站了一个智障儿童。”又递给艾伦一块撕开包装的奶油薄荷糖。


艾伦低头从利威尔手中含住糖吞进嘴里,嘴唇碰到了利威尔的手,后者轻微颤抖了一下。


“啊,这个好吃。”艾伦被奶香味治愈了,薄荷的清凉刺激的他甩甩脑袋,眼睛清澈了不少,“还有吗?”


利威尔故作不经意地抬起手蹭了一下自己的嘴,这才从口袋里抓出两把奶油薄荷糖,认真地盯着艾伦。


“叫我‘前辈’,这些就都给你。”


“谢谢!利威尔!”


艾伦把衣服下摆掀起来,笑着看利威尔。


利威尔犹豫片刻,把糖果全都放到了他衣服上。


艾伦坐在一边一连吃了七八颗,利威尔就一直盯着他的嘴。


发现了有些狂热的眼神之后,艾伦舔了舔嘴唇,“利威尔,你在看我?”


舌尖划过上唇的模样让利威尔心跳加速,不过他的表情还是波澜不惊,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了耍流氓的话语:“啊,我在想要不要捏住你的下巴把糖从你嘴里吸过来,然后对你说‘这种甜度果然是小鬼的口味啊’。”


听到这话,艾伦的眉毛拧起来,“利威尔你想吃的话可以直接拿啊?”


“……”


“还是你喜欢……”


“!”


“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


“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我的可以给你。”艾伦张开嘴,已经小了一圈的奶油薄荷糖正在舌尖的位置,因为是乳白色的糖球,弄得他嘴边的津液都有点发白。


利威尔的眼睛都快瞪脱眶了,为了控制住自己,他毅然决定对艾伦下手狠一点。


无视了周围击剑社成员惊讶的目光,利威尔按住艾伦的脑袋猛地摁倒在以上,被施暴的少年发出一声哀嚎,糖球直接从口中以抛物线轨迹落到地上摔成几块。


 


 


06.


 


在正式进入职业队之前,艾伦迎来了学生生涯的最后一个假期。在他的热情邀请下,利威尔也跟着一起到了艾伦的老家准备住上一段时间。


然而到家之后,有些事情让艾伦惊讶的措手不及。


“好久不见,利威尔。”


“好久不见,卡尔拉女士。”


一开门,自己的亲生母亲卡尔拉没有给自己一个拥抱,而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越过他,和利威尔来了一个清脆友好的双手击掌。


“怎么回事——”艾伦炸了毛,手哆哆嗦嗦指着不知何时勾搭到一起的两人,“妈妈和利威尔怎么会认识?!”


卡尔拉的手还和利威尔对着,俩人俨然一副亲友架势。


“这还用说吗?”卡尔拉敛起笑容,“你放假都不回家,平时也不打电话来,多亏了利威尔随时跟我说明你的情况,不然我早就去找你了。”


艾伦:“……”


卡尔拉转身戳了戳艾伦的脑袋,单手手背掐着腰,“而且,要不是利威尔大老远跑来劝我,你以为我怎么同意你去击剑职业队?我可是希望你能简单点活着快乐就好。”


“诶?”艾伦没想到还有这一层,直接看向利威尔。


利威尔的表情还是和平常一样,眼中带着不明显的笑意。


“艾伦。”卡尔拉摸摸艾伦的脑袋。


“嗯?”


许久不曾见到的母亲看起来依旧漂亮,可是脸上的皱眉似乎又多了一点。手也很粗糙,即使隔着头发也能感觉到。


“你有个很好的前辈呢。”


艾伦一愣,的确如此。


“好了,赶紧进去吧,别站在门口了。”卡尔拉这边又和利威尔来了个爱的击掌,“晚上想吃什么?上次你说过喜欢吃……”


艾伦看这俩人友好的背影,作为亲儿子的自己无奈地拽起了额前的刘海。


晚上卡尔拉做了一桌子好菜,无一例外都是利威尔喜欢的。卡尔拉的殷勤让艾伦开始严肃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大鸟叼来的,最后还是利威尔投喂了几颗奶糖他才恢复平常状态。


临睡觉前艾伦去洗澡,邀请利威尔一起的时候被果断拒绝,最后只能一个人挂着毛巾去了浴室。


“抱歉啊,利威尔,我们家房间不多,委屈你和艾伦一起睡了。”卡尔拉扶着脸真诚地道歉,给利威尔抱来了还带着清香的被褥。


“没事,艾伦的房间蛮大的,我睡着很方便。”利威尔接过来在地上铺好,一抬头发现卡尔拉正冲着自己笑。


“?”


“没事没事。”卡尔拉笑着摆摆手,“只是觉得,就像多了一个儿子一样。”


“……”


利威尔垂下眼,刚想说什么,就听见一声遥远的惨叫。


“艾伦那孩子,又在做什么?”


“我去看看。”


“麻烦你了,利威尔。”


利威尔到浴室门口,喉结滚了滚才拉开门。白色雾气蒸腾,看见艾伦正从地上爬起来。


“利威尔?”


“你摔倒了?”利威尔走进来关上门怕他着凉,看了看四周没地方靠着,只好双手抱在胸前,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往不对的地方看。


艾伦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地板太滑……”


“没受伤吧?”


“没有!”


“那就好。”利威尔大概扫了他一眼,确定的确没什么事儿。


刚要离开,就被叫住,“等等,利威尔——”


艾伦往前追了两步,利威尔正好回头看他。艾伦脚底一滑,还没反应过来就撞了过来,两个人叠在一起摔倒。


地面上的水透了利威尔半个身子,他坐在原地整个人都低气压起来。


艾伦揉了揉屁股,笑的有气无力,“那个……一起洗吧?”


利威尔叹着气撩一把头发,在艾伦的注视下站起来把湿掉的衣服裤子脱下,露出了健美的身体。


虽然经常黏在一起,可是对于利威尔的下半身,艾伦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艾伦:“!!!”


利威尔低头看他,“怎么了?”


“利威尔的……好大。”惊恐的表情。


“……”


艾伦捂住自己的,又羡慕又嫉妒地嘟囔起来:“我也想这么大……”


听到这样的话,利威尔觉得自己的鼻子已经有点热了。他眉毛一挑,蹲下来和艾伦的视线保持水平。


“来,艾伦,让我看看你的是什么样子。”刚才只是瞥见,没有看清楚。


“不……不可以!”艾伦捂着胯下往后蹭了蹭,贴在墙边一脸惊恐,“虽……虽然没有那么傲人,但是我应该是也是标准尺寸!”


“哦?”利威尔向艾伦逼近,“那你说说看,‘标准尺寸’是多大?”


“……”


艾伦迟疑愣神的时机被利威尔逮住,他一手掐住艾伦的手臂,另一只手去扒他挡住自己关键部位的手。因为浑身都是水,艾伦的身上滑溜溜的,让利威尔也有点失神。


“快给我看看。”


“不——不要——”


“艾伦,我倒数三秒……”


“倒数三十秒也不要!”


“……”


利威尔用行动取代语言,不过艾伦也毫不相让,两个人很快就扭打了起来。皮肤直接接触到空气变得凉凉的,两个人一来二去身上却都热了起来。


“艾伦,老实点——”


利威尔一个发力把艾伦推倒在地,未着寸缕的肉体相触。利威尔的手被艾伦拦着,无可奈何之下决定从旁边攻击。


当他的手滑到艾伦腰间的时候——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艾伦爆发出巨大的笑声,眼泪都堆聚在眼角,脸上红了一片。


“艾伦,你……”


“……”


“怕痒?”


似乎是不太敢相信,利威尔这一次故意用手指去戳艾伦的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喂……利威尔!我怕痒——我怕痒——不要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利威尔住手,艾伦整个人笑的都平复不下来了。偏蜜色的皮肤因为水蒸气和狂笑而透着红,他头发散乱地躺在地板上剧烈地喘息。


利威尔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艾伦赤裸身体的全部。下方因为刚才的刺激有了一点反应,半硬不硬的样子让利威尔觉得,好热。


不能这么下去。必须要转移一下注意力。


挠艾伦的痒,嘲笑他,然后离开。很好,就是这样。


利威尔这么盘算着,双手毫不客气地又袭击上艾伦的腰腹。出乎他意料的是,少年的身体没有多余的赘肉却敏感的惊人,柔韧的手感让他完全停不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热。


“住手……唔、真的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热。


“住手啊……”


忽然,艾伦抗拒的声音带了哭腔。利威尔一愣,去注视艾伦的双眼,可是双手依旧停不下来。


艾伦的鼻音浓的快要淹没他,在氤氲中不太明晰的绿色双眸盯着利威尔有点求饶的意味。


“快住手啊……前辈……”


利威尔只愣了一秒钟,鼻血就喷涌而出。


“哇啊——利威尔你没事吧?”见了血之后艾伦坚强了许多,窜起来用手去接流下的滚烫血液,“利威尔——”


“我没事,艾伦。”染着血的手握住艾伦的,利威尔吐出两口滑进口腔的血,盯着艾伦表情坚毅,“我有事情要问你。”


“不管要问什么等等再说吧……”艾伦表现的很是冷静,“现在止血比较重要吧?”


“不,我忍不了了。”


“利威尔,你听我说,你现在忍不住的是你的鼻血……哇啊,又喷出来了!”


“你愿意做我的对象吗?”


“……哈?”


 


 


End.


 


 


#Extra


 



 


“利威尔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艾伦受惊了。


利威尔啧了一声,拿过花洒把自己和艾伦手上的血冲干净,又对着脸喷了一会儿。


他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告诉艾伦:“我说的喜欢的人,就是你,一直都是。”


艾伦:“!!!”


利威尔的表情变得有点不自在,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艾伦自己对他的好感简直就像是一见钟情。这几年还会看着他的照片发呆,甚至做过这样那样的事。


“太过分了,利威尔。”


严厉的语气让利威尔一愣。


“你喜欢我的话,难道不应该最先告诉我吗?!”


“……”


“喜欢就说出来啊,喜欢我可是不让我知道算什么?!”


“……啊,啊。抱歉……”


“没关系。”艾伦拍拍利威尔的肩膀,笑的温和,“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利威尔没能回答出什么,因为他总觉得这情景似乎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


 


在门外隐约看着两个人在墙角一会儿躺着、一会儿坐着的卡尔拉已经惊呆了。


 



 


“哇啊,利威尔的世界排名又靠前了。”


拿到最新的数据表单,艾伦吓了一跳。再抬头看一眼当事人,世界顶尖水平的职业选手正在为休息室的卫生问题焦心。


“如果一直赢的话,肯定会上升吧?你不也是。”利威尔的头发刚剪过,显得更加利落,“你上升的空间还很大。”


“啊,我一定会努力赶上利威尔的!”艾伦又有了干劲,一抬头正好看见利威尔把什么东西放进自己的柜子,“利威尔,你在做什么?”


“……”被看见小动作的利威尔一秒转移话题,“我有点事要找埃尔文,先过去了。一会儿训练场见,还有,别忘了带东西,看看柜子里。”


“看你刚才放进去的?”


“……”


“好像是张卡片。”


“……我先走了。”利威尔套着队服往外走,到门口不忘再次提醒,“记得看。”


“知道了!”艾伦冲利威尔挥挥手,蹦到柜子前面打开,是一枚鹅黄色的珠光信封。


拿出来看了看,前后都没有字,艾伦瞬间小心翼翼起来,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这才轻手轻脚地打开。


也许这是一封迷信。记录着埃尔文教练到底有没有戴假发这样的重要事实。这是利威尔交给自己的匿名举报任务也说不定。


拿出信封中的卡片,扑面而来的玫瑰香气让艾伦不解了。正面印着娇艳的手绘玫瑰图案,背面则是流畅的花体字。


艾伦的眉毛皱了起来。


 



 


训练场内一起的队员在做着准备。


利威尔和埃尔文站在外场确认最后步骤。


“横幅和拉花都已经准备好了,等你求婚的时候会配合着放出。”埃尔文拿着流程表向利威尔说明,“还有玫瑰花,为了让你能够完全藏住,所以是小束的。”


“啊,谢了。”接过一捧怒放的玫瑰,利威尔鼻子嗅了嗅,“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


“可能是我香水的味道?”


“你确定不是你发胶的味道?”


“……”


埃尔文无视了利威尔分不出善意还是恶意的话,他面冲自己的队员们朗声道:“各个小队,都准备好了吗?”


“横幅组——OK!”


“拉花组——OK!”


“小提琴手——OK!”


“起哄组也已经完全准备就绪了!”


看着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利威尔不禁感叹自己真是进了一个不错的团队。虽然平时他们的卫生习惯很让人着急。


“报告——发现目标人物,艾伦目测还有两分钟抵达‘求婚事件’触发地点!”


“各就各位——”埃尔文大手一挥,大家都动了起来,“这是关乎利威尔和艾伦的终身大事,作为助手的我们不能有任何失误。”


利威尔握紧藏在背后的玫瑰,紧张地手心冒汗,呼了一口气。


“不出三十秒艾伦就要来了!”


继续深呼吸。


“其实我很担心,艾伦不能理解你这种浪漫。”


“你不懂他。”利威尔自信地回答。


“哦,怎么说?”


“十五秒——”


利威尔扬起一抹浅笑,“艾伦那家伙,虽然看着不怎么懂事,但是感情也有细腻的一面。看到我的留言,一定又感动地要哭了。”


埃尔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你所愿。”


啪的一声,练习室的门被打开,艾伦的表情有些凝重。


利威尔藏着玫瑰,缓缓走到艾伦面前。


两人对视良久,利威尔先亮出了玫瑰。


“艾伦……”


“利威尔!我不是说了不要写花体字,花体字我看不懂啊!”


艾伦把写满了爱语的小卡片递到利威尔面前。


因为看到了作为信号的玫瑰,拉花组不小心把彩带喷了出来,紧接着因为惯性,横幅组把“艾伦,嫁给我”的大长横幅放了出来。


小提琴手明明觉得这个情况不太对劲,但是还是按照彩排时候说好了奏起了悠扬的乐曲,不过第一个音因为太慌张走了音。


一直站在后面的埃尔文没有忍住,回过头不让别人注意到他的笑。


利威尔尴尬地举着一捧玫瑰,不太想说话。


艾伦:“?”


利威尔:“……”


众人:“……”


 



 


致我亲爱的:


 


认识十年,生活中的点滴都变成了让我做梦都会笑出来的记忆。


我很庆幸,我们选择了共同的未来。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可以顺着这条轨迹一起前进。


和你相识是一种幸运。


和你相知是一种幸运。


和你相爱是一种幸运。


和你并肩战斗是一种幸运。


愿我们所走过的每一步,度过的每一天,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能成为来日回想现在时不会后悔的时光。


与你相伴的每一日,都是我最好的时光。


 


 



 


Yes,I do.


 


 


Fin.



叶子恋空:

2014手绘总结和橡皮章总结,橡皮章今年太懒了,没填满,所以附在后面了,我在想会不会今年就没这条了呢?

叁无肆有:

哨兵 The Sentinel


两个人第四集就同居了 

这剧的反派们都挺不错的不弱智不洗白长得也都还行